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好心治疗竟引发中风 医疗调解平怒息怨

       11月5日,一中年男子怒气冲冲地来到全椒县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,刚进门就不停诉说,希望县医调委能站出来给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   据了解,男子名叫刘明(化名),是患者李某的三儿子。刘明的母亲于10月3日下午不慎摔伤,4日送往全椒A医院,经检查, A医院医生认为手术风险较大,不愿动手术。刘某遂托关系找到县城B医院的王华(化名)医生。5日,刘明的母亲转入B医院。经一番检查准备后,9日,母亲正式手术。术后第三天,家人在照顾母亲时,母亲反映自己手麻木没有知觉还伴有心慌,中午吃的饭也都呕吐了出来。随后刘明赶紧找主治的王华医生,可王华医生却去了合肥开会。后经诊断母亲为术后急性脑梗塞,引发的中风。

       刘明及家人认为,医院准备不够充分即为母亲手术且手术一完主治医生就离开,是母亲中风并得不到及时治疗的最主要原因。于是刘明三兄弟与医院理论,可医院认为任何手术都具有一定的风险性,手术产生并发症也是常有的事,何况医院在术前已经过常时间的检查准备。因此刘明母亲术后中风与医院无关,医院只能从人道主义立场出发,给予几千元的补助费用。

       医院的说法激怒了刘明一家人,刘明家人不肯善罢甘休也让主治的王华医生左右为难。于是双方商定一起到医调委寻个公道。

       全椒县医调委在接到申请后,迅速组织调解员,深入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。11月11日下午组织当事人集中进行调解。因医调委调解是在责任不能清楚鉴定的情况下,双方自愿平等协商的。由于患方依旧认定为医院的过失导致,要求经济赔偿8-9万元,而医院也咬定自身无责任只肯象征性地给予1万元补偿。第一次调解终因双方差距过大,不肯退让而中止调解。

       13日,在调解员的努力下,请到病人的舅舅以及所在村村书记来协助调解。调解员充分尊重当事人的自由意志,在平等对话的基础上,充分发挥第三方调处公信力。采取背靠背劝解、换位思考,以在患方具有地位的舅舅与村支书协同调解等方式,最终说服双方各退一步,达成协议。协议规定:医院自愿补偿22500元人民币给患方;刘明帮助母亲在15日办理出院、结算手续并领取补偿费;本次调解后,患方不得再以任何理由提出任何要求,今后不得就此事申请医疗事故鉴定,也不得提起诉讼。

       至此,一场持续40多天的医疗纠纷得以化解,公平公道的调解熄灭了双方的怨怒之气。